当前位置: > 探索 > 奇闻 > 正文

神马影院:上市前估值十亿入股如今3倍退出达晨

2019年10月31日

上市公司星光农业机械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星光农业机械)披露,公司股东深圳陈达创泰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陈达创泰”)、深圳陈达创泰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陈达创泰”)、深圳陈达创泰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创泰”) 萧冰(注:陈达风险投资公司董事兼总裁)计划通过竞争性交易和大宗交易将公司股份减少至不超过10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

截至第三季度末,陈达创泰、陈达创恒、陈达创瑞、萧冰(以下统称“陈达一系列”)持有星光农业机械非限制性流通股1300万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5% 此前,陈达第一部门分别于2018年2月、2019年2月和2019年9月完成了星光农业机械的三项减排计划。除第一次减持外,共减持10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

陈达易司2011年投资星光农业机械,当时公司估值为10亿元。截至10月31日,星光农业机械股价下跌4.81%,至每股14.05元,总市值36.53亿元。根据这一计算,该公司的市值是计划缩减时原始投资估值的3.65倍。

两年内减资计划的四次披露

累计现金1.37亿元

星光农业机械主要从事联合收割机、打包机、拖拉机和采棉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于2015年4月正式上市交易。 2011年5月29日,星光农业机械股东会作出决议,同意向星光农业机械有限公司引进外部机构投资者,其中陈达创泰、陈达传恒、陈达传瑞和萧冰分别投资3600万元、3450万元、2950万元和2000万元,合计1.2亿元,占增资后出资额的12%。根据这一计算,当时星光农业机械的价值为10亿元

在此次降价计划提出之前,星光农业机械上市以来,大chenyi部门先后于2018年2月、2019年2月和2019年9月完成了三次降价计划。

其中,2018年2月,星光农业机械宣布,考虑到二级市场的股价和资金需求,陈达第一公司在减持计划期间没有减持股份。减持计划实施后,陈达第一公司仍持有公司股份23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93%

2019年2月,星光农机再次披露了陈达一号股份减持的结果。2018年8月30日至12月6日,陈达创泰、陈达传恒、陈达传瑞和萧冰分别减持159万股、149.7万股、122.5万股和86万股,合计5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降价幅度为12.10元/股至12.27元/股,合计约6258万元。根据这一计算,该公司在此缩减期的平均市值约为

2019年9月,大陈毅部再次完成减排计划。2019年3月29日至7月3日,大陈创台、大陈创城、大陈创瑞和萧冰分别减持141万股、180万股、113万股和86万股,共计5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降价幅度在13.32元/股到15.28元/股之间。减免总额约为7416万元。根据这一计算,该公司在此期间的平均市值约为37.08亿元。

大chenyi集团在上述两次减持中兑现了约1.37亿元,而大chenyi集团最新的减持计划显示,计划通过竞争性交易和大宗交易将公司股份减持至不超过10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减价的价格取决于市场价格。如果销售削减计划全部完成,大陈一集团在星光农业机械的持股将降至260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

前三个季度利润同比增长220.18%

。实际控制人打算转让控制权。

截至第三季度末,星光农业机械神马影视手机版拥有股东20,478人。湖州新家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家园投资”),钱菊华和张深强分别持有32.98%、15.00%和12.16%,是星光农业机械的前三名股东,其中钱菊华和张深强为实际控制人。两家分别持有新居投资的60%和40%,而陈达创泰、陈达传恒和陈达传瑞分别持有1.55%、1.32%和1.30%,分别排名第四至第六大股东,深圳陈达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陈达风险投资”)总裁萧冰持有0.84%,排名第八大股东

根据这一计算,陈达一司共持有星光农业机械非限制性流通股13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其中,陈达创泰、陈达传恒、陈达传瑞是陈达风险投资公司控制下的有限合伙企业。

不只是达陈计划赚钱 今年6月6日,星光农业机械的实际控制人张深强、钱居华、赵霞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拟转让其持有的公司29.77%的股份和新家园投资,同时放弃其持有的公司10%股份的表决权。此事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转让价格总计约14.89亿元。

此次转让的主要原因是“星光农业机械的实际控制人张深强身体不好,无法投入太多精力经营上市公司” 星光农业机械在10月29日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中表示,双方尚未签署正式股权转让协议,目前正处于尽职调查阶段。交易能否成功实施仍不确定。

拟议中的控制权变更也吸引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问 6月10日,星光农机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证函,其中一封是“现任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承诺公司2019年农机业务扭亏为盈是否合理可行” 星光农业机械后来回复称“充满信心”,并表示在现有协议和后续保障措施下,现任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承诺公司的农业机械业务将在2019年扭亏为盈是合理可行的。

据资料显示,赵霞及其家族实际控制的黑龙江昆仑汇成投资有限公司已投资南京吕晴吕雯发展有限公司、黑龙江昆仑医药投资有限公司、黑龙江红塔星矿业投资有限公司、黑龙江仲神马影视手机版庆汇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目前,在康复机器人、吕雯设备和医疗管理等新兴行业拥有丰富的投资经验和管理经验。

星光农业机械在经历2018年年度亏损后,今年前三季度再次盈利 10月29日,星光农业机械公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1-9月,星光农业机械实现营业收入5.49亿元,同比增长3.64%。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1572万元,同比增长220.18%。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为-1.31亿元,去年同期为-7818万元

其中,星光农机今年上半年实现收入3.55亿元,同比增长26.09%,实现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60万元。其主要产品的毛利率为22.22%,比去年同期增长约4%。收入的大幅增长主要是由于伊朗市场和新产品销售的增长。

2016年至2018年,星光农业机械实现收入分别为5.21亿元、6.38亿元和5.96亿元;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分别为3321万元、2529万元和-5855万元。

至于2018年亏损的原因,星光农业机械今年1月表示,由于农业机械行业的结构调整,作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的联合收割机销量下降,打包机、采棉机、养鱼跑道等新兴业务对公司收入贡献有限,导致公司销售收入下降。 同时,原材料价格和劳动力成本的上涨导致公司产品成本大幅上升,导致公司综合毛利率大幅下降。

此外,星光农业机械2018年业绩损失也受到资产减值损失的影响。2016年10月,星光农业机械投资3000万元成立分公司经理新会智资产管理合伙(有限合伙) 由于2018年a股市场估值大幅回落等因素,基金投资市值的固定增幅较初始投资成本大幅下降,公司将出现3000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

新京报记者肖伟和李云起编辑王宇校对刘保清

记者联系电子邮件:xiaowei1988gz

126.com

10月31日,上市公司星光农业机械有限公司(证券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简称:星光农业机械)披露,其股东深圳陈达创泰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陈达创泰”)、深圳陈达创泰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陈达创泰”)、深圳陈达创泰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陈达创泰”), 萧冰(注:陈达风险投资公司董事兼总裁)计划通过竞争性交易和大宗交易减少公司股份不超过10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

截至第三季度末,陈达创泰、陈达创恒、陈达创瑞、萧冰(以下统称“陈达一系列”)持有星光农业机械非限制性流通股1300万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5% 此前,陈达第一部门分别于2018年2月、2019年2月和2019年9月完成了星光农业机械的三项减排计划。除第一次减持外,共减持10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

陈达易司2011年投资星光农业机械,当时公司估值为10亿元。截至10月31日,星光农业机械股价下跌4.81%,至每股14.05元,总市值36.53亿元。根据这一计算,该公司的市值是计划缩减时原始投资估值的3.65倍。

两年内减资计划的四次披露

累计现金1.37亿元

星光农机主营联合收割机、压捆机、拖拉机、采棉机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其于2015年4月正式上市交易。2011年5月29日,星光农机股东会作出决议,同意星光农机有限引进外部机构投资者,其中,达晨创泰、达晨创恒、达晨创瑞和肖冰分别投资3600万元、3450万元、2950万元和2000万元,合计1.2亿元,占增资后出资比例12%,按此计算,星光农机当时的估值为10亿元。

在此次减持计划提出前,达晨一系在星光农机上市以来已分别于2018年2月、2019年2月和2019年9月完成三次减持计划。

其中,2018年2月,星光农机公告称,结合二级市场股票价格情况和资金需求情况综合考虑,在减持股份计划期间内达晨一系未减持公司股份,该次减持计划实施完毕,达晨一系仍持有公司234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8.93%。

2019年2月,星光农机再次披露达晨一系的减持结果,在2018年8月30日至12月6日间,达晨创泰、达晨创恒、达晨创瑞和肖冰分别减持了159.00万股、149.75万股、125.25万股和86万股,合计5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达2%,减持价格区间在12.10元/股至12.27元/股间,减持总金额合计约为6258万元,按此计算,此次减持期间公司的平均市值约为31.29亿元。

2019年9月,达晨一系再次完成减持计划,在2019年3月29日至7月3日间,达晨创泰、达晨创恒、达晨创瑞和肖冰分别减持了141万股、180万股、113万股和86万股,合计5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达2%,减持价格区间在13.32元/股至15.28元/股间,减持总金额合计约为7416万元,按此计算,此次减持期间公司的平均市值约为37.08亿元。

达晨一系在上述两次减持中合计套现约1.37亿元,而达晨一系最新的减持计划显示,其计划通过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票不超过10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减持价格视市场价格确定,若此次减持计划满额完成,达晨一系对星光农机的持股将降至2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约1%。

前三季度盈利同比增长220.18%

实控人拟出让控制权

截至三季度末,星光农机共有户股东,湖州新家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新家园投资”)、钱菊花、章沈强分别持股32.98%、15.00%和12.16%,分列星光农机前三大股东,其中,钱菊花和章沈强夫妇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两人分别持股新家园投资60%和40%,而达晨创泰、达晨创恒、达晨创瑞分别持股1.55%、1.32%和1.30%,分列公司第四大至第六大股东,深圳市达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达晨创投”)总裁肖冰则持股0.84%,列公司第八大股东。

按此计算,达晨一系合计持有星光农机非限售流通股13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其中,达晨创泰、达晨创恒、达晨创瑞为达晨创投同一控制下的有限合伙企业。

有套现打算的不只达晨一系。今年6月6日,星光农机实际控制人章沈强、钱菊花与赵夏签署了 《股份转让框架协议》 ,合计拟转让其及新家园投资持有的公司股份29.77%,同时放弃行使其所持有的10%公司股份的表决权,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转让价款总计约14.89亿元。

此次出让的理由主要为“星光农机实际控制人章沈强因个人身体状况欠佳,无法投入大量精力经营上市公司”。星光农机在10月29日披露的三季报中表示,双方尚未签署正式的股权转让协议,目前正处于尽职调查阶段,交易最终能否顺利实施尚存在不确定性。

控制权拟变更也引来了上交所的问询。6月10日,星光农机收到上交所问询函,其中一条为“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承诺公司 2019 年度农机类业务扭亏为盈是否具有合理性和可行性”。星光农机随后回复称“充满信心”,其表示,在现有协议安排以及后续保障措施情况下,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承诺公司 2019 年度农机类业务扭亏为盈具有合理性和可行性。

资料显示,赵夏及其家族实际控制的黑龙江省昆仑会诚投资有限公司目前对外投资了南京青旅文旅发展有限公司、黑龙江昆仑医疗投资有限公司、黑龙江红塔星矿业投资有限公司、黑龙江中青会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其在康复机器人、文旅装备和医疗管理等新兴产业领域有丰富的投资经历及管理经验。

在经历2018年年度亏损后,星光农机今年前三季度重新收获盈利。10月29日,星光农机披露2019年第三季度报显示,今年1-9月,星光农机实现营业收入5.49亿元,同比增长3.6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72万元,同比增长220.1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31亿元,去年同期为-7818万元。

其中,星光农机今年上半年实现收入3.55亿元,同比增加26.0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60万元,主营产品毛利率为22.22%,较去年同期增加约4个百分点,收入的大幅增长主要来自伊朗市场和新产品销售的增加。

在2016年至2018年间,星光农机分别实现营收5.21亿元、6.38亿元和5.9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321万元、2529万元和-5855万元。

对于2018年亏损的原因,星光农机在今年1月表示,受农机行业结构性调整的影响,作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的联合收割机销量下降,压捆机、采棉机、养鱼跑道等新兴业务对公司收入贡献有限,导致公司销售收入有所下降。同时,原材料价格上升、人工成本上升等原因导致公司产品成本上升明显,公司产品综合毛利率下降幅度较大。

此外,星光农机2018年业绩亏损还受资产减值损失影响,其于2016年10月出资3000万元投资设立分宜长信汇智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因2018年A股市场估值回调显著等因素影响,导致该基金所做的定增投资市值较初始投资成本严重下滑,因此公司将计提资产减值损失3000万元。

新京报记者 肖玮 李云琦 编辑 王宇 校对 柳宝庆

记者联系邮箱: